植物人的悲哀

   一个小货车司机开着他的货车在x市的高架桥上驰骋,高架桥上有个大大的限速标志耸立在桥的两侧,标志上的限速为六十码,可是小货车司机却视而不见将车速开到了一百码以上,车上还拉着满满的一车货物,司机为了赶时间将油门踩到了极限,货车像一只发了疯公牛一样朝着前方的道路冲去,突然高架桥的匝道上冲出了一辆黑色小轿车,那辆轿车成s形飞速往前行驶,小货车司机看到那辆黑色轿车时;离那辆小货车还不到三米,根据有效数据检测一百码的车速刹车距离为50米,那是空车测试,要是拉满载那就更不用说了,那辆小货车司机本能的猛踩刹车,但是犹如九牛一毛根本无济于事。

  高架桥上发出了一声巨大的响声,只见那辆小货车和那辆黑色轿车犹如陨石一般疯狂的坠下了三十多米的高架桥下,紧接着又是一声沉闷的巨响,这两辆车重重的摔下了桥底,瞬间变成了一堆废铁。那辆小轿车被货车压在了车底,已经变成了一张薄薄的“铁饼”

  一阵警笛的长鸣划破了整个城市的上空,救护车、警车、消防车把桥底围得严严实实,警戒线以外占满了看热闹的群众,

  一个交警对消防员说“看样子货车底部那辆小轿车里的人已经无生还的迹象了,快救这个货车司机吧!刚才急救中心的医生上前查看了一番发现司机还有生命体征”

  那几个消防员拿着破拆工具迅速对货车司机展开了营救,医护人员也给那个货车司机打上了点滴,那个货车司机虽说没有当场死亡但也已经奄奄一息。

  救援在紧张的进行中,十五分钟以后消防员终于把货车车头大卸八块;把货车司机从里面拉了出来,拉出来的时候这辆货车司机腿已经扭曲到了他的背部,脸上也掉了一大块肉,头上还有一个深深的洞。鲜血早已把驾驶室染成了大红色,司机早已经深度昏迷过去。

  医护人员迅速的把货车司机抬上了救护车,救护车着呼啸着朝医院奔去!

  事故现场消防员又用了半个小时把那辆“薄饼”似小轿车切割分离,消防员把那辆轿车的车顶揭开时还是不由得哆嗦了一下,车里那个人已经变成了血肉模糊的一滩肉泥。

  这种情况交警就直接联系了殡葬车到场,殡葬车来了以后从车上下来两个运尸工,那两个运尸工见此情形直接拿来的铁锨往尸袋子里装。把那坨“肉酱”装完以后扔到车里扬长而去。

  医院里那个货车司机在紧急的抢救中,手术台上一个医生对另一个医生说“王医生;病人颅脑损伤的很严重,还出现了失血性休克的症状,我们要给家属下达病危通知书”那个王医生说“病人只要有一丝生命我们也要全力抢救,病人家属来了吗?赶紧让病人家属签字,我们要给他做开颅手术!“

  ”哦,我们已经通知了病人的妻子,可是不知道什么原因,病的的妻子还没有到达医院。“

  “赶紧让护士打电话去催”

  我五分钟以后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走到了医院的急诊大厅,一个护士连忙上前询”你是张万兴的家属吗?

  那个女人不紧不慢的说道“啊,是啊,他是我老公,你们打电话告诉我说他出车祸了?他怎么样了?”

  护士焦急的说“啊,病人的情况很危险,双腿断了,颅内出血,医生要马上给病人做开颅手术,手术必须要家属签字!请您跟我来!”

  那个女人在手术同意书上签了字,交了费,然后坐在了医院急诊室走廊的长椅上静静的等待着。从女人的脸上没有看出一丝焦急的神色。

  手术室的灭了,一个戴着口罩穿绿色手术服的医生推门走了出来,这时那个女人上前问道“医生,我丈夫怎么样了?”

  那个医生将脸上的口罩摘了下来,对那个女人说“病人不但双腿断了,颅脑也严重出血,命是保住了。不过现在病人处于重度昏迷状态,他能不能醒来很难说!”

  “医生,你的意思是他很可能会变成植物人。”

  医生重重的点了一下头“是的,病人的脑损伤很严重,很可能以后会变成一个植物人!”

  “哦,我知道了!”

  这个女人叫沈欣梅,是那个货车司机张万兴的妻子,他们其实是一对有其名无其实的陌路夫妻,沈欣梅已经和张万兴分居一年之久,两人一直没有个孩子,据说是张万兴的生理原因,也许正是这个原因导致他们婚姻破裂!

  本来他们打算这个月去民政局离婚的,没想到竟然出了这种事情!

  张万兴的父母一年前就双双去世,张万兴如今又变成了植物人,这让沈欣梅很伤脑筋,虽然他和张万兴的婚姻已经名存实亡,但是在这个节骨眼上他也不好一走了之,现在这种时候提出离婚显然不合适。

1 2 3 4 5

评论0

登入/注册
卧槽~你还有脸回来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