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婳(下)

  • A+
所属分类:长篇鬼故事

  不负死人:姐姐,在么?[可爱]

  一尾孤独的鱼:en,有事么?

  不负死人:有事要问你的。

  紫苜自动脑补出她嘟着唇苦恼的样子,笑了笑,简洁的打上一个问号。

  阿雪回复极快,基本上是紫苜刚发过去,下一秒信息就回复了过来。

  不负死人:我妈妈死了。

  一尾孤独的鱼:怎么回事?[疑问]

  这次紫苜等了几秒钟,对方也未回复,正好肚中唱起了空城计,索性去厨房找点东西吃。

  有什么东西在锅里煮着,咕嘟嘟的冒出一阵诱人的香气,灯色很暗,紫苜看不清是什么,又觉得疑惑,用勺子舀了一口汤喝,果然像想象中的那么美味。

  “滴滴”手机一亮,两条信息发送过来。

  ——“你害死了我妈妈,所以我也要杀死你呢。”

  ——“看到我给你的猫汤了么?这就是你的下场哦。”

  紫苜借着灯光一看,锅里煮着正是一颗硕大的猫头,胸中波荡起伏,扶着门框吐了起来。

  她一头跑进了卧室,给林华发信息,却发现没有信号。

  没有信号!

  “姐姐。”

  “姐姐。”

  “姐姐。”

  “姐姐。”

  滴滴滴滴……

  滴滴滴滴……

  滴滴滴滴……

  信息一条条发来……明明没有信号啊……

  “姐姐,开门啊。”门外似乎传来女孩银铃般清脆的笑声。

  门突然打开,阿雪站在门外,她一步步的向她走过来,雪白的裙子沾上了一大块阴暗的血迹,一双无神的大眼睛忽然涌现了残忍的笑意。

  她笑着,残忍无邪的笑着,一步步向她走来。

  紫苜的脖子好像被一种巨大而无形的力量卡住,她看着眼前女孩依然在笑,她好像什么时候都在笑,冰冷一点点取走了温暖,她好像掉落在一个黑色空间里。

  “啊!”

  紫苜大口大口呼吸着新鲜的空气,那种窒息而又恐怖的感觉依然存留,而屋子里什么也没有,只有女人尖锐的叫声在回响。

  她心有余悸的摸摸脖子,没有一点掐痕。

  不对!

  难道是做梦?

  梦绝对没有这么真实!

  她闭了闭眼睛,耳旁似乎有猫的叫声,她一惊,扭头看去,阿雪睁着无辜的大眼睛看着她,怀里抱着一只黑猫。

  “姐姐?”阿雪轻轻的笑,冷冷的看着她,仿佛在看一个小丑。

  “不要!不要过来!”紫苜斯里歇底的喊着,当一个人被逼到一种绝境的时候,总会做出一些极端的事情来逃避。

  紫苜身上一阵发冷,无论是那里,她弯下腰,泪水却忍不住一滴又一滴的流了下来。

  这种感觉,就像知道死神即将来临,却又束手无策。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

  不要再死一次了。

  不要再看到那个女孩笑了。

  紫苜站起身,跌跌撞撞地走向阳台,她终于纵身一跃,坠落的时候她被温暖环绕。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