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婴的报复【伍】

  • A+
所属分类:长篇鬼故事

  星期六的下午,刘秀情在杨越贵的陪同下,一起去菜市场买菜。

  “老公啊,你说晚上我们吃什么菜好呢?”刘秀情问道跟在身后的杨越贵。

  “你看你这几天这么憔悴,要不买只鸡晚上炖汤给你补补。”杨越贵心里还想着早上的事。

  早上刘秀情对杨越贵说,那只鬼可能是她高三的时候打掉的哪个孩子,可能现在长大了就回来报仇。

  但杨越贵觉得刘秀情还有隐瞒着一些事情,不像刘秀情说得那么简单。

  如果是打掉的孩子,那孩子都没有成形,根本就没有什么意识,哪里还会变成鬼,而且还知道自己的母亲是谁?

  如果打掉的孩子还会变成鬼来报复,有那么世上有那么多女的都打过胎,怎么没有听说过那个孩子来找自己的母亲报仇。

  杨越贵推测的这两个理由就把刘秀情的话给推翻了,他现在越来越看不透自己的妻子了。

  杨越贵不断的在心里询问自己,自己的老婆到底是隐藏这什么?为什么不愿意说出来?

  还有这个孩子的父亲是谁?这些问题杨越贵也没有问,因为杨越贵知道,这肯定是刘秀情一段悲痛的过去,刘秀情不说,自己也不好意思问。

  “好啊。老公,我想明天去一趟我高中的母校可以吗?”

  “你要去哪里干嘛?找同学还是找老师?”杨越贵奇怪的问道。

  “不是,我去学校烧点纸钱,让这孩子放过我吧!”

  “好的,明天我陪你去。”杨越贵虽话这么说,但心里也是感到奇怪,如果按照刘秀情说的那样,是打胎的话,那打胎应该是去医院打的呀,烧纸钱应该去医院烧,干嘛要去学校。

  杨越贵刚刚分析的两点推测的理由不能推测刘秀情有所隐瞒的话,那现在的这一点就可以肯定了。

  刘秀情也不知道自己已经被自己的老公怀疑了。

  一路上两人各有心事,谁也没有和谁说话。

  “老公你看,那里什么时候多了一个行乞的,以前来没有见过,好奇怪啊。”快要到菜市场的时候,走在前面的刘秀情突然停了下来,用手指着在路边行乞的人对杨越贵说。

  因为刘秀情远远的看去,给刘秀情的感觉很熟悉,像是在哪里见过,但这些刘秀情没有对杨越贵说。

  “一个行乞的,有什么奇怪的。”杨越贵毫无在意的说。

  “老公,他们行乞也不容易的,要不我拿点钱给他买碗饭吃吧。”刘秀情也是心地善良的人,看到想要帮助的人都会忍不住帮忙,这也是杨越贵喜欢刘秀情的地方。

  “好的,我陪你去。万一是抢钱的,我在身边也好保护你。”虽然杨越贵也是个好心人,可是他看这个行乞的人,怎么看也不像行乞的人,要不是他的身前有一只破碗,反而像抢劫的,要不是看到自己的妻子心地善良,他也不会答应刘秀情给这个行乞的钱。

  因为杨越贵顺着刘秀情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了一个行乞的人,这人年纪和自己差不多,看着这人全身都好好的,衣服也不破烂,还来行乞。

  杨越贵生平最恨的就是这样的人,有脚有手,也不去找工作,还来这里行乞。

  刘秀情越走越进,熟悉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由于行乞的人头是低着的,所以刘秀情也不看不清这个人的相貌。

  “这钱你拿去买饭吃吧!看你有手有脚,吃饱饭后去找一份工作做吧,你这样的人别人是不会像我们这样样同情你的。”杨越贵看到刘秀情一直盯这这个乞丐看,丝毫没有拿钱去给这个行乞人的意思,所以自己直接从自己钱包里面拿出一百块,放到那只破碗里,并对这行乞的人说。

  “谢谢你们。”这行乞的人好像被触动了什么,就抬起头来感谢杨越贵。

  因为他在这里呆了两天,也没有人给过他钱。可是现在杨越贵不但给他钱,而且还给一百块,还对他说了这么多,很是感动。

  其实,这行乞的人家里本来是很有钱,自从他的父母死后,他又喜欢赌博,就在一年前,就把父母留给他的钱都赌输光了,而且还欠下很多债,无奈只好把唯一的房子卖了,才把欠下的债还清。还清债后,自己身上的钱也没有多少了。一年过去了,这行乞的人除了吃外,什么也不会做,也把最后的钱给花光了,肚子又饿,没有钱买吃的,只有到街上行乞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