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话闲聊之恶鬼穷追

  • A+
所属分类:长篇鬼故事

  乐凡羽记得古书上说,能修成鬼球的恶鬼,至少有三千多年道行。

  这种恶鬼据说身型有三米,十指漆黑锋锐如钩,皮肉僵硬如蜡。

  他们喜欢躲在暗处,专食人、妖、仙的魂魄及内丹,若是饿极了,连血肉和尸骨也半点无剩。他们惧怕天雷和阳光,喜欢躲在暗处,偶尔出来犯乱。

  他们本是千年古尸,却因死时怨气太重,又不能化解,经过长年累月的沉积,怨气相叠得了天时后,终修成怪物。

  这种怪物面貌极丑,凶性极残,唯一的弱点,就是他们极恋自己的肉身,哪怕是已经腐烂的不堪的肉身,他们都会小心翼翼地藏护着。

  每过一段时间,他们会回到自己的肉身,让肉身与魂魄相合。由于怨气已成形,时日一久,肉身反被怨气控制,居然一寸寸长起血肉,只不过这种血肉再不像活时那般有弹性。

  他们不惧五行,一般的法器很难对付。

  回想之前,也就难怪花慕漓不让人点灯,看来是想让恶鬼自爆行迹,好将他一举擒获。

  乐凡羽的心不免捏得紧紧,不知花慕漓会拿出什么法器对付恶鬼。

  正在疑惑间,那笑声突然接近,那鬼球不时朝马车飞来,围着马车上下打转,扑哧而起的蓝色火焰陡然高涨,所碰之物均化为灰烬。

  马车已是面目全非,七零八落间,眼看就要散架。

  鬼球还在一点点靠近,花慕漓却没有出手,而是静立在半空观望着。

  他的心思让乐凡羽摸不透,可眼下乐凡羽不得不为自己的小命着想。

  求人不如求己,关键时候还是自己靠得住!

  只见她脚尖一蹬,一个翻腾,纵身从车窗里穿出,落地后还没来得及喘口气,那鬼球又追着她来。

  “还真是不死不休!你追我做什么!”

  乐凡羽玉牙紧咬,不得不随手掐起暗诀,分别在九星和八门方位布起阵法,等鬼球一入阵,一面面小旗如同一块块铜墙不时升起,将鬼球包围。

  每面旗子各守着一个方位,只要鬼球一靠近那个方位立即化在一面尖刀。

  可惜这阵法属五行阵,只能困住鬼球,并不能将它制伏。

  乐凡羽已用尽全力,还是招持不住。

  也看体力极将耗尽,那鬼球却已从开门窜出又攻她来。

  紧要关头,一团赤燃烈火直攻鬼球,两球相撞,便是冰与火的相搏,只听轰隆一声,那鬼球已自爆,化成一团蓝烟消失的无影无踪。

  乐凡羽一怔,那团火她认得,便是传说中的三昧真火,属五行又不完全在五行之中,据说与鬼球相克。

  会这玩意的除上修者派的,便只有那些上仙们,没想到今天让她过了眼,显然花慕漓的功夫深不可测。

  乐凡羽朝花慕漓望去,他正在收回真气,看样子,那团三昧真火让他耗费了些功力。

  “你怎么样?”花慕漓幽幽启口。

  刚才他之所以不出手,不过是想试下这丫头的身手,果然如他所料,这丫头有些底子,不过看她出手凌乱无章,到是让他瞧不出究竟出自哪门哪派?

  花慕漓的心思乐凡羽自然不知。

  “还……好!”她轻吐一气。

  其实他要再晚那么一秒出手,她的小命铁定是不保。

  她就不明白,这么多人,这鬼球怎会尽冲着她来?她又不是什么香馍馍,身上也没几量肉。还不知花慕漓的随从。

  乐凡羽怎么也想不通,干脆也不想了。

  花慕漓倒将她的心思望了去。

  这丫头似乎很特别。

  常人的魂魄来去他都能用法术探知,即便原魂不是人由其他物种修成也逃不过他的法眼,可是他竟探不知乐凡羽的魂魄来由,只知她的人魂曾经碎成几片,由一种禁术强自修补成,至于其它二魂更是无从探知,本来他想再深一步探知她的人魂,不想那种修补她人魂的禁术竟将他的术法回弹了出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