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话闲聊之痴怨成殇

  • A+
所属分类:长篇鬼故事

  叶蓓琼将游走地思绪收回,回想前生之事心仍暗自生疼。

  十年岁月匆匆流过,她等的人儿始终没有出现。眼看离她投胎的时日越来越近,心越发惴惴难安。

  “他终久是不想见我了!”叶蓓琼不免叹气道。

  叹气声引来了鬼差,这十年来,鬼差们不知听她叹了多少回气。有个好心的鬼差终于抑制不住冲她说:“要不,你去往生台上瞧瞧,那人是不是早往生了!”

  一语点醒梦中人,叶蓓琼朝那鬼差连连道谢,急冲冲地朝往生台奔去。

  往生台是面碧波大镜,伫立在地府中央。这面波光闪闪的镜面,映得四周一片晶亮,若不是因为“往生台”三字,定让人以为这是面极好的镜子。

  负责往生的鬼差驻立在往生台两旁,不等叶蓓琼靠近,手中的玄色三叉戟已朝她伸过来。

  “站住!切勿再靠近!”

  叶蓓琼被鬼差这一喝惊出一身冷汗,道明来意后,却引来鬼差嘲笑。

  “原是个不知死活的!你也不瞧瞧自己是谁?即便等上一万年,那吕布怕是也不会来此!”

  叶蓓琼乍听吕布二字,冷不防心里一阵绞痛,这种痛比起前生乔南风带给她的还要痛上十倍不止。

  她不明白自己为何对个不相干的人这般痛绝!仿若上辈子与此人结有深仇,这种仇深入骨血,融入原魂,以致于听到这人名字,都让她恨得咬牙切齿。

  叶蓓琼将手按在心窝上,瞅了眼那往生台,波光闪闪的往生镜突然变得不平静,转眼碧波澎湃,瞬间波光万丈,一道波光如霹雳般袭来,吓得两鬼差大退。

  叶蓓琼来不及避开,被那波光卷了进去,身躯急剧下坠,如同坠入深不见底的死渊。

  波光中不时出现无数条纵横交错的通道,那通道密密砸砸的,细看下,有许多人物,却在不停地被挤压扭曲着。

  这一切发生的太怪异,叶蓓琼惶恐难安,睁大眼睛望着那不断扭曲的通道,随后跟着其中一个通道一起扭曲。

  直到听见有人唤“秀儿!秀儿!”这才摸着酸痛的脑门站起。

  此时四周的景象已生变。

  她看见自己出了一幢雕梁画栋古色古香的屋子,一群女仆面色慌张地在收拾家舍。屋子正中的太师椅上坐着位年轻男子。

  那男子身材高大相貌英俊。只见他头戴三叉束发紫金冠,体挂西川红锦百花袍,身披兽面吞头连环铠,腰系勒甲玲珑狮蛮带,一柄方天画戟紧攥在手。

  叶蓓琼一眼认出此人就是吕布,一股酸胀之痛充塞胸膛,两脚不受控制地朝吕布步去,不时涌起千万衷肠要倾诉的感觉。

  然而她未开口,吕布突然凤眼大睁,只觉一股劲风挥动,手中方天画戟已朝她刺来。

  叶蓓琼来不及回避,吓得直闭眼,直到几滴腥热喷溅在脸,身上并无疼痛,这才意识到,吕布要杀的并不是自己,而是站在她身后的一位士卒。

  那士卒已被画戟刺穿心脏瞬间毙命。

  吕布瞧着那士卒,面现焦虑,冲着室内唤道:“秀儿快走!”

  随着他的呼声,一女子从室内奔了出来。

  一瞧这女子,叶蓓琼花容失色,这不就是她自己么?

  此刻的叶蓓琼才知自己便是吕布口中的秀儿,也是那个被世人尊为四大美人之一的貂蝉。

  对,她就是貂蝉!

  可是她为何不记得自己了!

  再看看眼前,场景已变,只见吕布送貂蝉上了一辆马车,而他自己则在白门楼殒命……

  叶蓓琼心痛难抑,回想当年吕布与她分开时,是那样的难舍难分,各种不离不弃之言倾完道尽,到头来两人依旧是阴阳相隔。

  叶蓓琼记得,自从得知吕布殒命于白门楼,她便无了生意。曹操将她掳回许昌,她忍辱负重,想寻机替吕布报仇,然而机关算尽,终旧没能得偿,最后弃了生念,赴于一潭碧池。

  她想,她当时是恨吕布的,为何在生死离别时,他还是弃了她!想她一生飘零无依,总渴望一个家,总希望被人护着爱着,而吕布是她这生仅有的希望,可最终他还是弃了他,即便是死,他也弃了她!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