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咖啡馆:哥哥

  • A+
所属分类:长篇鬼故事

  “蛇?难道是……”韩美书的话还没有说完,一张丑陋恐怖的脸突然从上面垂落下来,头180度旋转起来,那张脸几乎是贴着韩美书的脸,那张脸咧嘴一笑“你们要找的是我吗?”

  “啊……”尖叫声划破夜空……

  那是钟英成的脸,只是他的头却可以180度的旋转,他看着韩美书的脸,“呲呲~”他喉咙发出古怪的笑声,他盯着韩美书“血…我要血……”然后露出满嘴尖尖的牙齿,对准韩美书的脖子咬去,因为太恶心和丑陋的关系,韩美书已经吓得不能动了。

  袁泰琰也是很紧张,因为他也不知道委托人现在会变成这个样子,这时候他似乎想到了什么,于是他把手伸进口袋,然后对着钟英成的脸撒去,他痛苦的尖叫起来,捂着脸,摔倒了在地上,趁着着空隙,袁泰琰赶紧拉着韩美书逃出了别墅。只是…现在是黑夜,是已经变成怪物钟英成的天下,他们能逃到哪里去呢?

  清晨,空气里面干燥而且还夹杂着一丝丝的冷空气,清洁阿姨在操场扫着那永远也清扫不完的落叶,多了一分颓废。

  紫萱没有上课,她逃课了,她坐在学校操场的草地上,她看着远方,噙着泪水,她握着脖子上的项链喃喃道“哥哥…”她很怀念自己以前和哥哥在一起的日子。

  “哥哥,你看,我被柏林高中录取了!这样我们就可以一起上学和一起放学了!哈哈……”

  “哥哥,这道数学题我不会,你教我啊!”

  “你真是笨!”

  “对啊!我就是笨,谁让我是你妹妹,我肯定会比别人笨一点的!”

  “你什么意思啊?你这个小笨蛋,还敢顶嘴!看我收拾你不!”

  从前和哥哥在一起的日子是那么的开心……想到这里,紫萱不禁潸然泪下。

  “你还在想你哥哥的事情啊?”尹政律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紫萱后面,由于前几天卫猬对数学老师的下马威,现在他也可以随意的旷课,他挨个班级找紫萱都没有找到,毕竟,她可是除了自己和卫猬以外还有意识的人。终于在学校操场找到了她。

  “我哥哥还可以恢复以前的样子吗?”紫萱看着尹政律,因为父母离世以后,哥哥是和自己相依为命的人,她不想哥哥再有什么事情。

  尹政律没有回答,因为他不想给她一个自己也不能肯定的结果,作为咖啡馆员工的第一条准则,就是对不肯定的事情不能给客户承诺……

  “如果你哥哥永远也恢复不了你会怎么办?”尹政律的问题让紫萱低下了头,看不清她的表情,她的肩膀颤抖着,听见了她轻声啜泣的声音。

  尹政律安静坐了下来,陪着紫萱在一旁,也让他想起了韩美书,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她的任务会是很危险的任务吗?他自嘲的笑了笑,自己从前对她可是从来都没有这么上心……

  而在距离柏林不远处一片树林里的一个山洞内。一个衣衫褴褛的男子满脸痛苦的在地上挣扎着“我…我不会让你得逞的…啊……”男子痛苦的尖叫起来,他身旁有一个红色的木盒子,盒子已经打开了,檀香充斥着整个山洞。

  “哈哈…就凭你?你以为你可以怎么样?你只不过是一只蝼蚁,哈哈……”一阵轻蔑和嘲讽的笑声从盒子里里面传出。男子在地上更加痛苦的打滚着。在地上吐了一口鲜血。他的意识开始模糊,他嘴里在喃喃着什么“紫萱…紫萱……”

  而卫猬则在实验楼的3楼,因为那天晚上发生了一件她比较在意的事情,但是碍于尹政律在这里,所以没有表露声色。

  她推开了实验楼的3楼,她的目光锁定在了装着一颗人头的容器里面,因为在那天晚上,她隐约看到那颗人头睁开了眼睛。只是一瞬间,那颗人头的眼睛又闭上了。

  她走到那个玻璃容器旁,她看着那颗人头,那颗人头是一个女生,很漂亮的一个女生,她现在闭着眼睛,就像是睡美人一样,只是...这颗人头在卫猬看来却有股异样的气息。

  卫猬敲了敲玻璃容器“不要装蒜了,睁开眼睛吧~爷爷……”卫猬话音刚落,人头就睁开眼睛,龇牙咧嘴的,当看到这幅模样,卫猬更加确定自己的猜测,她拧开了玻璃容器,那颗人头一下子从玻璃容器里蹦了出来,福尔马林水溅了一地。幸好卫猬已经知道,马上弹开几米远。

  “你是怎么知道的啊?“人头悬在半空中,嘴巴一张一合的,远远看去甚是骇人,卫猬白了人头一眼,没有回答人头的问题“你来这里干什么?还有…你怎么知道我在柏林高中的?”卫猬没有感应某人的存在,脸上不禁有一丝落寞,那颗人头似乎知道卫猬的心事,叹了口气“你们年轻人的世界真是不明白,吵个架而已,弄的好像要分手一样的,道个歉有那么难吗?”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