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求道之尸妖篇2毛求道的异变

  • A+
所属分类:长篇鬼故事

  话毕,身上再次泛起白色的光晕,比刚才光亮了好几倍,尸体们被着白光照得不敢前进,只得一个劲的徘徊着低吼着。

  “……佛光普照!”

  只听灰衣僧人一声低喝,耀眼的光顷刻间将马车和周遭的尸体们覆盖,此刻的灰衣僧人就像是一个发着亮光的小太阳。

  “咯……咯……咯……”

  尸体们在白光的照耀下发出了奇怪的而又令人毛骨悚然的吼叫声,白光似乎对他们造成了巨大的伤害。

  (二)毛求道的异变

  白光只是持续了片刻,白光逝去,尸体们古怪的站立着,尸身上像是镀上了一层晶莹的白色薄层,一动也不动,而灰衣僧人的额头也布满了黄豆大小的汗珠子,显然这招式消耗了他很大的力气。

  “……咔……咔……”

  正当灰衣僧人正要伸手摸去额头的汗珠子的时候,尸体们再次发出了古怪的声响,尸身上晶莹的白色薄层如冰片般节节碎裂,尸体们再次围了上来。

  灰衣僧人微微一愣,随即脸色一紧,他刚刚施展的佛光普照,是他师门秘笈,为化解怨气而生,恶鬼们作恶只因心中那股怨气,若是怨气被化解,恶鬼便与一般的灵魂无疑,即便没有完全被化解,其凶性也会大大降低,故而佛光普照可以说是恶鬼们的克星,眼前这些尸体在死之前必定受过极其可怕的虐待与折磨,不然怎么会有如此之大的怨气,就连刚刚施展的佛光普照都没有能把怨气化解掉。

  说是此那时快,刚刚那佛光普照似乎起来反作用,尸体们的凶性不降反升,动作比方才还要快上几分,没三两下便已扑到灰衣僧人的跟前,甚至,连马车上面全身焦黑的毛求道也受到了牵连,两具尸体已经摸上了马车,眼看就要对毛求道下手了。

  然而此刻,灰衣僧人已经被尸体们缠上,脱不了身,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尸体们动手。

  两具动作僵硬的尸体伸出满是血水的手臂,争相恐后的抓向毛求道那不断起伏的胸膛,似乎那胸膛里有什么东西在强烈的吸引着它们,电光火石之间,四只血手同时生生的插了进去。

  灰衣僧人见状脸顿时变得煞白,手上的动作快了几分,怎奈尸体们有如钢筋铁骨,又不惧佛法,十分之难缠,纵是他道行不浅,也并未讨得多大便宜。

  “……吼……吼……”

  突然那两具尸体猛的吼了出来,吼声相当的凄厉,它们插进毛求道胸膛的手好像被紧紧吸住了一般,竟怎么拔也拔不出来。

  这尸体的力气,可是让灰衣僧人苦不堪言,尽管他有佛法护体,也是被它们的钢筋铁骨震的个五荤八素,而此时,那两具尸体的手却牢牢的陷在了毛求道的胸膛里,怎么也拔不出来,着实令灰衣僧人费解。

  然而,灰衣僧人的眼睛突然瞪地大大的,他发现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

  那两具尸体竟……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下去,而此时毛求道身上,再次爬满了诡异而扭曲的文字,就像一条条闪烁着白光的扭曲长虫,而那些扭曲的长虫在以极快的速度在毛求道的全身快速的蠕动,每蠕动一次,那两具尸体就干瘪一分,毛求道身上的焦黑之处也淡上一分,一盏茶不到的功夫,那两具尸体便完全消失殆尽,而那毛求道身上的焦黑之处,已然被鲜嫩的皮肤所取代,他身上那布满奇异而扭曲的文字皮肤,毫无保留的暴露在空气之中。

  不待灰衣僧人回过神来,全身赤裸的毛求道猛的睁开眼睛,目光如电,双眼之中氤氲着说不出的深邃。

  他那双眼睛似乎有种异样的魔力,不时闪烁着奇异的光芒,那些不断攻击灰衣僧人的尸体们,被他的目光所触及,竟一一停止了攻击,尸身不住的颤抖,如临大敌。

  “尔等邪祟,休要猖狂!”

  只听毛求道舌灿惊雷,右手随即高举暗月,口中念念有词,赫然是道家的金光神咒——

  “天地玄宗,万炁本根。广修浩劫,证吾神通。三界内外,惟道独尊。体有金光,覆映吾身。视之不见,听之不闻。包罗天地,养育群生。受持万遍,身有光明。三界侍卫,五帝司迎。万神朝礼,役使雷霆。鬼妖丧胆,精怪忘形。内有霹雳,雷神隐名。洞慧交彻,五炁腾腾。金光速现,覆护真人。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伴随着朗朗的口诀声,毛求道逐渐被一层金光覆盖,浑身上下变得如黄金铸造的一般,通体一片金灿灿,就连手中的暗月也变成了一抹金色,毛求道纵身一跃化为一道金色闪电,刹那之间,席卷围住灰衣僧人的十多具尸体,当他停下来之时,那些凶狠的尸体们连哀嚎之声都来不及发出,便都横七竖八的躺在了青砖铺成的大街上,真正的变成了死尸。

  这一切,让灰衣僧人看得目瞪口呆,面对着眼前这个宛若神人的“金人”,他竟有一种莫名的陌生感——

  眼前的毛求道跟以往反差实在太大了!

  “你……你是毛道长?!”灰衣僧人问道。

  “是也不是——”毛求道平静的说道:“我是毛道长,但不是你口中的毛道长。”

  “那你是?!”灰衣僧人追问道。

  “天机不可泄露。”毛求道冷冷地回道:“时候到了,你自然就会知道的。”

  灰衣僧人沉默了少许,讶异的问道:“你……你是毛小方?”

  毛求道身上的金光已经隐去,但是,眼中的光芒依然慑人,他听到灰衣僧人的话后,笑了笑:“你这和尚有意思,本来还想在跟你聊多一会的,可时间到了,是时候回去了……你们要小心点,这镇子里有个相当难啃的家伙……”

  话毕,毛求道眼中慑人的光芒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脸茫然的神色。

  “大师,魙鬼降服了吗?”毛求道看了看四周,说道:“这……这是哪?”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