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话闲聊之玲珑血玉(上)

  • A+
所属分类:长篇鬼故事

  屈文燕怎么都不相信左明轩已经死了,攥着左明轩送给她的玲珑血玉思绪万千。

  这时丫环跑来告诉她说说,左明轩的尸体已经找到,在警察局里等着人去认尸。

  屈文燕惊得差点晕过去,准备一番后便要跑去警察局认尸,不料屈夫人让家丁将她锁在了屋里,任凭屈文燕怎么哭喊,屈夫人就是不肯放她走。

  屈文燕不得已拔出剪刀,指着自己的脖子,冲着门外的屈夫人说:“对不起娘,女儿早已是明轩的人!如今他死了,求娘让女儿去见他最后一面吧!”

  门外的屈夫人惊得说不出话,用锦帕捂着胸口,指着屋内的屈文燕说:“女儿啊,你怎么可以这样!那左明轩不过就是个长工,你与她苟合置屈家和爹娘的颜面何在?何况封府早已下了聘礼,下月十五便要迎你过门的啊!”

  屈文燕依旧用剪刀对着自己,吓得屈夫人不得不唤人将门打开,可惜屈文燕算错了,屈夫人根本就没打算放她去警察局认尸,何况左明轩的死因不明,弄不好是个杀人犯火罪,屈文燕若是认了尸,只会让屈家蒙罪。

  屈夫人一使眼色,几个家奴一拥而上,将屈文燕手里的剪刀夺了下。

  “娘,你何苦这样逼女儿!”屈文燕苦苦哀求道。

  正在这时封家大少爷封桦赶了来,见屈府上下个个神色慌张,又听闻屈文燕被关在屋里几日,不得不向屈母求情,说自己能将她劝住。

  封桦见了屈文燕拿出左明轩留下的信递给屈文燕,左明轩说,他自知杀了人对不起屈家,更对不起她,只能以死谢罪,他请屈文燕忘了他,找个爱她的男人嫁了。

  屈文燕攥着书信哭得个死去活来,可是心里依然相信左明轩没有死。

  屈文燕虽然人是劝住了,但心事重重的她日渐消瘦,终日躺在床上不起,屈夫人不得不为她请了位大夫把脉,这一把脉竟查出怀了身子。

  屈夫人吓得腿脚发软,眼见婚期将至,这个孩子她说什么都不能让屈文燕生下。

  于是屈夫人暗中让人给屈文燕送去了打胎药,那孩子在不知不觉中流了。

  此时的屈文燕对生已无眷恋,得了失心疯,每日抱着个枕头当孩子哄着。

  封桦对她倒是不离不弃,婚期一至,便用八抬大轿将屈文燕娶进了封家。

  封家也是大户人家,封桦的父亲见封桦娶了位疯子,气得甩了封桦一巴掌,然而封桦并没因此嫌弃屈文燕,依旧尽心照顾着她。

  这日屈文燕又抱着枕头在院子里疯言疯语,不料看见荷花池边有个青蓝色的身影,屈文燕定睛一看像是左明轩,她哭喊着朝荷花池里跑去,嘴里喊着:“明轩!明轩!”

  “扑通”人掉进荷花池中。

  从那以后封府便经常闹鬼,仆人们经常在后院的荷花池边看见屈文燕抱着个孩子走来走去。

  封桦自屈文燕死后,并没有续弦,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便坐在屈文燕的屋里,握着玲珑血玉睹物思人。

  可是封家只有他一位独子,屈文燕这一走又没生下一男半女,这再娶之事也难免。

  封家夫人替封桦娶了门当户对的顾家千金,那顾家千金长得与屈文燕有几分神似,封桦起初以为是屈文燕,只是这屈文燕除了神似外,连言语、习惯也跟屈文燕如出一辙。

  那顾家千金新婚夜居然不呆在新房,转而跑去后院的荷花池里嘤咛抽泣,直至哭到半夜三更才依依不舍地回新房。

  封家以为新媳妇有病,想让封桦将人休了,不料那顾家千金却抱着封桦的一条腿说:“封桦,我是屈文燕!我死后去了地府,却找不到左明轩,我想左明轩他还活着,便借尸还魂了!封桦帮帮我,把明轩找回来!”

  封桦顿了顿,怎么都不相信这世上还有此等奇异事,但这顾家千家说得有模有样,对于屈文燕的事更是知道的一清二楚,再想到这顾家千金出嫁之前得了一种怪病,一直昏迷不醒,突然有一日就醒了来,还喃喃自言自语说自己是屈文燕。本来这事只是传闻,如今听她自己说起,这事情越想越蹊跷,或许真得是屈文燕借尸还阳了。

  封桦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握着手中的玲珑血玉久久难以平静。

  屈文燕见他手里攥着那块玲珑血玉,想也不想一把抢了过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