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不了

   黑暗的房间里,我躺在床上,裹紧了被子瑟瑟发抖。

  过了很久,我觉得很闷,但还是不敢把被子掀开出去,哪怕是掀开一角用来呼吸。

  我对外面的黑暗是那么的恐惧。

  又过了一会儿,我平静了下来,强迫着自己开始从头回忆刚才那段时间所做的一切和看到的一切。

  半个小时之前,应该是八点左右,我觉得很饿了,而父母因姥姥病重,都去看她,最近都不在家,我都是自己泡面吃。

  可泡面恰好没有了,白天的时候我是去参加亲戚的婚礼,吃的开心起来就把这事儿忘到了九霄云外。

  这时候饿了,我只能选择去超市买些吃的回来。

  穿好了衣服我打开门走了出去,外面月亮很大,清冷的月光洒在地上,足够看清很多的东西,一阵冷风吹过,我觉得很冷裹紧了衣服。

  我家所在的小镇不大,人口很少,平时到了晚上一般都没有几个人出来走动。

  可今天有些奇怪,路上看不到一个人,而且静悄悄的,我有些害怕,似乎后面跟着什么东西,一点点的加快了脚步,最后几乎是跑到了超市。

  超市里的营业员看到了我的样子,诧异的看着我,我向她笑了笑,喘了几口气儿,等到呼吸平复才选好了要买的东西,付了钱走出了超市。

  走到回家的路上,我依旧不敢慢慢的走。

  突然我听到了几声女人的惊呼,我吓了一跳,脚步又加快了些。

  惊呼声却又传来,我停下了脚步,看了看身后,又看了看四周,空无一人。

  声音又传来,我仔细听了听,那个方向离我不是很远,我思索了下,那边有一口水井,还有一个废弃的老房子,老房子前有一小片树林,是房子的主人的,水井很大,是用石块垒起来的。我问过很多人,没有人告诉过我是什么时候挖的。

  老房子倒是没有什么故事只是它的主人搬迁不在而已。

  说实话,我的胆子很小,不过我的好奇心很大,我有些想要去看看。

  或许,那里有一个女孩儿,被猫吓到,我或许还可以护送她回家,亦或是哪个小情侣闹分手,我有可能认识,毕竟我家所在的小镇不大,比我年龄大些的我也大都认识,到时候劝劝,他们和好了说不定我明天就可以不吃泡面。

  想了一会儿,可能性太多了,终究是好奇心战胜了我的恐惧。

  我慢慢挪动脚步,向着那个方向走去,声音不再传来了,我只能凭着记忆寻找。

  没一会我就到了那个老房子的不远处,也就是树林的边缘,抬眼就能看到房子。

  我不敢再向前走了,有些害怕,那个老房子已经废弃很久,接近总是有些害怕。

  我向那边看了看,没有半个人影,心里有些失望,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或许内心里是想要看到些什么吧。

  我又向旁边走了几步,想要看看那口水井,再回去。

  我向水井看去,那里站着一个人。

  男人,身材高大的男人,他俯着身子,似乎再往水井里扔什么东西,而我又看到了井边垂直的两条腿。

  这时候的我恐惧到了极点,我已经不需要任何的思考,因为我看到的东西已经很明白了。

  可我还是想着,或许他们是在寻找刺激,所以来这个地方,我这么想着,慢慢向后退了几步,想要转身离开。

  可这个时候那两条腿不见了,它的主人被扔进了水井里,水井里是有水的。

  那个高大的男人这时候转过了身子,我看到了他的脸。

  这个人我认识,他叫柳生,我们今天还在那个婚礼上见过,那时候他的身边还跟着个女人,一个长的蛮漂亮的女人。

  幸好,我看到了他,但是他没有注意到我,他整理了下衣服,就向我在的这边走来,但他的脚步不紧不慢,眼神也没有看向我。

  我慢慢退了几步用树木遮挡住了自己的身子,我想着他会向别处走去,我不想惊动他。

  可柳生依旧向我这边走来,我越来越害怕,这时候,我才想到,这里是连接公路的小道儿。

  我在这里,会被他发现,转身逃跑也会引起他的注意。

  冷汗留了出来,我的恐惧达到了极点,已经顾不得许多了。

  我一头扎进了林子里而没有跑到路上,我怕他看见我。

  身后有些动静,他好像发现我了,又好像并没有,我拼命的奔跑,跑的比任何时候都要快,手里的塑料袋被划破东西都甩了出去。

  跑到家里,我把门锁上,靠着门站着。

  心脏咚咚的跳动,我的双腿软的像面条一样。

  我跌坐在了地上,过了好一会儿,我才缓过来,走到床前,外面依旧静悄悄,柳生应该没有追过来。

  我走进自己的房间,钻进被窝里,把所有的灯全部都关闭了。

  躺在床上,我手里拿着手机,身子瑟瑟发抖。

  我想要报警,但又不敢,我不知道警察来了有没有证据抓住他,他会不会还有同伙,到时候我会不会也像那个掉进水井里的人一样。

  过了好久,我终究是没有拨打电话,我告诉自己,他并没有发现我,或者说是认出我,我开始庆幸自己出门时穿的不是白天穿的衣服。

  就这么胡思乱想着,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第二天的早上,我起的很早,屋子里渐渐亮了起来,我心里的恐惧也渐渐的少了一些。

  我买的东西都已经扔在了路上,我已经没有吃的东西了了,肚子已经是饿的不行了,早就开始咕咕叫,可我不敢再去超市买东西,甚至都不想走出这个房间。

  可事情没有就这么结束,我战战兢兢的过了大半天,我站在窗前眼看着太阳越来越低,就快要落山,我又有些害怕。

  这个时候我却看到院子里走进来两个人,我的心一下子又提了起来。

  进来的两个人,一个是我的朋友张文,比我大三岁,一直对我都很好,而另一个就是柳生,他换了一身衣服跟在张文身边,看起来很放松,但我觉得很不舒服。

  两人有说有笑,看起来很是亲密。

  柳生的脸上也是挂满了笑容,跟身边的张文说着些什么,看起来全不是昨天我看到的那般模样。

  “他没有看到我,对,昨天他没有看到我。”我告诉自己说。

  这个时候他们已经快到门口。

  我急忙把昨天穿的衣服扔到了床下,又拿出一件别的衣服穿在了身上。

  做好这些后,我打开门,迎了出去,勉强挤出了个笑容挂在脸上。

  张文看到了我,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会儿说道“小凯,你怎么?刚刚睡醒么?”

  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似乎是强忍着笑意。

  我看着柳生,他也在笑,这让我不知所措。

  张文看着我这样,不再笑了,指了指我的袖子。

  我低头一看,原来是有一个袜子,夹在了袖口,露出了大半。

  我咧开嘴笑了笑,不再看柳生,赶忙让开了身子,请他们两人进去。

  我们三人坐在了客厅里。

  张文和我聊了起来,柳生却不怎么说话,脸上一直都挂着笑容。

  “你小子,好不容易回来一次,怎么也不去找我玩?”柳生喝了口水,“是不是去了城里看不上哥几个了?”张文笑着说道。

  “哪有。”说着我看了看柳生,“这不是今天一早起来头疼,似乎是感冒了。”我说道。

  张文看了看我的脸,说道“唉,真的诶,你小子这脸是怎么的了?”

  我知道他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害怕,我现在的脸八成是白的吓人,额头上还有冷汗冒出,这是我清清楚楚能够感受到的。

  我嘿嘿笑了一声,不再答话。

  张文这看出了我的异样。

  他拍了拍身边柳生的肩膀,对我说道:“这是我哥们,叫柳生,他没来过几次咱们镇,说想出来转转,我就先带他来你这儿了。”

  说完又指了指我,说道“这是我弟弟,在城里上学,叫孙小凯。”

  柳生依旧招牌式的微笑着,听完了张文的话,他站起了身子,伸出一只手,说道“不用介绍,我们昨天还见过的。”

  我看他伸出手,也伸手过去,想要和他握手,但听了他的话,心里又想起了昨天看到的那事儿,不由得身子一震。

  柳生握住了我的手,用力的握了握。

  张文见了我的模样,说道:“看你这样子,八成是生病了别挺着,快去找医生开些药来吃吧。”

  “嗯,嗯,啊!”我迷迷糊糊的回答着。

  张文看了,站了起来,走进我的身子,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你好好休息吧,我们就先走了。”

  他们走了很久,太阳已经落山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刚刚的模样,柳生肯定会起疑心。

  他会不会已经知道了?

  又或者说,他会不会在今天夜里来杀我?

  不,我不能再等了,我要报警,他一定会被抓走,那时候我或许就安全了,再不济也好过我现在这样子。

  打定了主意,我掏出了手机,想了想该说什么,就拨打了过去。

  说清楚了那口水井的位置,和柳生的名字,我长舒了口气儿。

  但家里不安全了,我锁上门,到了一家宾馆住了进去。

  放松心情,我好好的睡了一夜。

  第二天,我又睡到了中午,我依旧没有出门,直到下午三点多,没有人联系过我,我想这时候应该安全了,这才从宾馆出来。

  可我没有想到的是,没走一会儿,我就遇到了柳生,他和女朋友一起在逛街。

  他的女朋友就是婚礼那天我见到在他身边那个女人。

  难道他杀的不是这个女人,怎么,怎么他还在这里闲逛?

  柳生这时也看到了我,跟我打了招呼,就走了。

  可我看着他的样子,就很害怕,总觉得他的身上散发着一种东西,让我恐惧的东西。

  回到家里,我想了很久,直到天黑我做出了一个决定,“杀了他”

  对,除了这个,我想不到其他的办法了。

  我想与其被他杀掉,还不如我先动手。

  这个决定很疯狂,但我的精神已经崩溃了,已经没有能力再去思考。

  我拿了家里的菜刀,揣在怀里,又喝了几口酒,走到了他所住的地方。

  我在外面转了很久,找了一个地方蹲守,过了很久,他才出来,一个人出来。

  我轻轻的接近。

  直到离得很近,才冲上去砍他。

  这个时候我已经很害怕了,手里根本没什么力气。

  柳生发现了我,他闪了一下,用手挡住了我的菜刀。

  他看着我,又看了看划出口子的手臂,眼神很奇怪。

  “你干什么?”他大声喝到。

  我又向他砍去,但没有几下,刀就被夺去了。

  我被他推到在地,他手里拿着菜刀,一步步的接近我。

  我很害怕,一点点的向后挪。

  “疯子!”他走到我身边,又看了看自己的伤口,吐了一口唾沫,骂道。

  我很害怕他会砍死我,然后扔到井里。

  但是他并没有这么做,而是打了一个电话。

  我不知道他再干嘛,心里害怕的紧,但我又不敢跑,因为他拿着菜刀在一旁虎视眈眈。

  但过了一会儿,来的确是警察。

  我叫他们抓柳生,他们却把我抓走了。

  直到后来我才知道,警察那天晚上找到了柳生,也找到了那口井。

  但井里的人是假的,只是一个人体模特。

  是他帮他姐姐——一个服装店老板娘,处理的。

评论0

登入/注册
卧槽~你还有脸回来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