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克

   人,原本就是一种神奇的生物。人类不断的发展、创新、发现这个宇宙中无限的知识和秘密,至今为止,已经达到了一个空前的水平。同样,人类对自身的研究也到达瓶颈。

  然而,当我们深入的思考,似乎这一切进步,都是时光洪流中好似安排妥当的必然结果。人们终究还是太渺小了。为了防止人类对自己的认知界限感到约束,冥冥之中,不知是什么样的存在又带给我们一些微妙的提示!

  正如今年七月。在中国,七月传统称为“鬼月”,传说地藏王菩萨会在六月三十日打开“鬼门”,放出鬼魂,直到七月三十日才关闭。在这期间,人们有很多忌讳,为了防止从鬼门出来的冤魂侵扰人间,七月十五中元节用丰盛的祭品祭拜各方“好兄弟”。因为自古七月就有很多不顺的事情发生,所以形成农历七月诸事不宜的文化习俗,是因往年七月是一串天灾人祸频传的日子,容易使人对这段时间心存恐惧,现今社会,许多的禁忌已渐渐禁不起时代的考验,但仍有些却是科学仍无法解释的事。

  就在今年七月,从不相信鬼神之说的我目睹了一个恐怖的情景,颠覆了我从前的信念。我有个侄儿,乖巧可爱,讨人喜欢,只是不怎么爱吃饭。每次喂他饭食的时候都躲的远远的,唯独爱吃零食。对于三岁的孩子不吃粮食只吃含干燥剂和加工过的垃圾食品,营养是远远不够的。长久下去身体会多病,虚弱。正因为这样,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一天夜里,像往常一样熟睡的嫂子突然警醒,她说感到心口一阵剧痛,脑海里全是孩子的样子(后来每次嫂子说到这里的时候,我总是有疑虑,难道人与人之间真的有心灵感应吗?但是嫂子表示句句属实,我也不便深究)。嫂子醒来后立刻查看孩子,只见儿子正睁大了双眼,口吐白沫,眼睛里尽是白色,黑色的眼珠已经向上翻的看不到了!这副情景把嫂子吓呆了,孩子平时好好的,医院查体也是没什么大病,一般也就有个感冒发烧什么的。这是怎么一回事?嫂子赶紧喊醒了我哥,我哥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一边抱着孩子大喊他的名字,一边拍打他的脸。但是可怜的小侄子一直保持着那个表情,张大嘴,翻着白眼球,浑身猛烈的抖动着!紧接着张大的嘴像是饿狼一样上下咬动,哥哥怕他咬到自己的舌头,赶紧拿了根筷子横在儿子的嘴里。但是事情比想象的要严重可怕的多,平时一个大人都要使点劲才能掰断的硬木筷子,竟然毫不费力就被侄子咬断了。侄子嘴里开始发出恐怖的声音,就像是猛兽的低吼。哥哥暂时用大拇指弯曲起来放在孩子的嘴里,瞬间就鲜血直流,还好刚才用力保持着大拇指周围肌肉的硬度消耗了孩子的咬合力,不然骨头都可能受伤。这时嫂子拿来了毛巾塞在孩子的嘴里。赶紧开车送到医院,我紧紧的跟随,一路上脑海里嗡嗡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刚才的情景,侄子恐怖的白眼和长大的嘴一直在我面前挥之不去。我开始害怕起来,害怕深夜这车窗外的每一个黑暗的地方;害怕每一处树叶甚至花草晃动的角落;害怕我身后的脚步声.....

  到了医院,大夫竟然一脸平和的接过孩子,诊断,打针。然后让去观察大厅里呆着,多注意孩子的行为,再有过激的现象就赶紧去叫他。打完针侄子平静下来, 安静的躺在嫂子的怀里闭上眼睛睡着了。我们都松了口气,这时我抬起头来看了一眼这个大厅,竟然全是孩子。旁边有个稍大点的女孩子突然站起来在床上踱步,嘴里哼唧哼唧的说着一些不懂的话,令人惊讶的是,她的声音竟然是一个苍老的男人的声音,旁边的家人焦躁的在旁边喊着她的 名字,然而却无能为力,突然小女孩嗷嗷大喊,形态恐怖。护士和她的家人赶过来按住她又打了一针。大夫说只能暂时这样,过一会儿就好了。这时候侄儿醒了,惨白的脸上有了一些血色,眼睛也恢复正常,闹着跟他妈妈要奶粉喝,一切是那么正常。后来一直在医院观察了三天,医院里让出院。嫂子还是有点不放心,但是现在孩子很正常,一直呆在医院也不方便, 就这样回家了,之后直到现在一直没什么问题。

  后来听老人们说了一个词:撞克。说这是身体虚弱之人被鬼上身,这种封建迷信的说法虽说并不科学但也没办法解释,就这么在民间流传开来。我回味着侄子当时的样子,将自己沐浴在阳光之中,想要让这温暖的光亮驱走内心的阴郁感。我不想让自己认为这世间真有鬼魂的存在,但是自从这件事之后,始终不敢独自一人走在深夜,不敢望着一处发呆,因为也许在那里,正有人看着你的眼睛微笑!

评论0

登入/注册
卧槽~你还有脸回来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